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曹泽毅教授:防治子宫颈癌 时不我待
[ 2009-8-19 10:44:00 | By: caozeyi ]
 

  编者按:曹泽毅教授,清华大学医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妇产科中心主任,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学分会主任委员,曾任卫生部副部长、华西医科大学校长、中华医学会常务副会长。作为我国妇科肿瘤学的创始人之一,尽管已经在学术上取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但是他依然活跃在临床一线,救治疑难患者,指导年轻医生成长。在子宫颈癌的防治工作中,曹教授付出了无数心血,半生精力。不久前,曹教授就子宫颈癌的发病新趋势等相关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我国子宫颈癌流行年轻化、城市化
    《医师报》:世界卫生组织资料显示,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南美洲和非洲,子宫颈癌的发病率最高。我国子宫颈癌的发病情况如何?
    曹泽毅教授:子宫颈癌是一种妇科常见的恶性肿瘤,如果除外乳腺癌,其在我国妇科肿瘤发病率排序中居首位。就全球范围而言,包括发达国家,子宫颈癌也是发病率较高的妇科肿瘤之一。
    今年初,卫生部公布了最新的公民死因调查报告。根据这一报告的结果,无论城乡,癌症已成为我国居民第二位死因,在某些城市恶性肿瘤占总死因的第一位。在妇科肿瘤中,卵巢癌是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而子宫颈癌是发病率最高的肿瘤,这一情况始终没有大的变化。据估计,每年我国约13.5万妇女新发子宫颈癌,死亡5.3万,新发病例数约占全世界的30%。

    《医师报》:子宫颈癌的发病率最高,其流行病学趋势近年来是否有变化?
    曹泽毅教授:实际上,我国子宫颈癌的防治成绩是非常突出的。据卫生部资料,子宫颈癌是我国癌症死亡率下降最快的恶性肿瘤,这与我国妇产科医生开展了大量有效的防治工作分不开的。但是,总发病率的下降趋势,并不能掩盖子宫颈癌对我国妇女健康危害的严重性。近年来,子宫颈癌的发病呈现两个新的趋势:年轻化和城市化。
     特点一,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子宫颈癌发病人群年轻化速度更快。至少在20年前,子宫颈癌的发病年龄一般都在50岁左右,因为在50~60岁妇女处于更年期,是子宫颈癌发病的高峰年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资料显示,35岁以下的子宫颈癌发病率在10年间由5%上升到10%。这很可能跟中国人今年来的生活方式变化有关,尤其是年轻妇女的性观念改变关系密切。
    特点二,城市化,尤其是“白领”发病越来越多。以前子宫颈癌发病率在农村等不发达地区较高,但现在向发达地区蔓延,在非农村妇女、高文化层次的白领女性中发病率快速升高。这很可能与这部分人群不了解子宫颈癌的发病危险因素,无意中造成多重HPV感染,而且与不及时体检、缺乏预防观念有关。

{NextPage}
防治子宫颈癌做到“三早”  才能实现“一好”
    《医师报》:最近的一些新闻事件如罗京死于癌症等的报道,加深了人们对癌症的恐惧。子宫颈癌发病的危险因素是什么?
    曹泽毅教授:的确,无论是最近死于淋巴瘤的罗京还是6年前死于子宫颈癌的梅艳芳,这些明星死亡事件都把癌症的预防问题摆在公众面前。我们可以这样认识子宫颈癌:它虽然是发病率最高的妇科恶性肿瘤,但是也是最有希望被控制和消灭的癌症——因为子宫颈癌是目前唯一病因明确的癌症。
    研究显示,子宫颈癌的发生与三方面因素相关:第一,目前已经明确高危型人乳头状瘤病毒(HPV)感染,如HPV16、18型等,与子宫颈癌发病直接相关。实际上,HPV感染是一个极其常见的现象,70%~80%的妇女都会感染HPV,但97%以上的妇女在感染HPV1年左右,只要其免疫功能良好,病毒都会被自行清除,除非其免疫力下降或性格等因素影响造成下降,才可能发生进一步的病变。第二,有较早性行为、多个性伴侣的女性,发生子宫颈癌的风险高。与成年女性相比,未成年少女的子宫和内分泌系统的发育不完善,子宫颈的自我保护能力还不强,因为易感染HPV的解剖部分很容易暴露于阴道,这是未成年少女易发生子宫颈癌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多性伴侣的女性,如果男方性生活,或者不注重外生殖器的清洁卫生,会大大增加子宫颈癌发病的危险。如前妻有宫颈癌病史的男性,其第二任妻子患宫颈癌的风险将高3~6倍。第三,经济和卫生状况差的女性也是发病的高危人群。
 

《医师报》:子宫颈癌最好的预防措施是什么?
    曹泽毅教授:实际上,从HPV感染到发生子宫颈癌,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至少要经历8~10年。HPV通过在细胞内整合、复制和增生,先要发展为子宫颈上皮内瘤样病变(CIN),又称子宫颈癌前病变,才能进一步发展为子宫颈癌。所以,我一直都坚持:子宫颈癌只要能坚持早检查、早诊断、早治疗,就可以得到很好的预后。
    首先,妇女要重视清洁和自我保护。由于已经明确HPV是子宫颈癌发病的外因,所以女性,也包括男性伴侣每天要保证清洁外阴1~2次,最好选择单性伴侣,这就会极大地降低HPV感染几率。
     其次,定期检查是早期发现子宫颈癌最有效的途径。目前较为常用的子宫颈癌检测方法主要有三种:(1)宫颈脱落细胞(TBS)检查,这是采取子宫颈及阴道壁的脱落细胞所做的检查,医生使用特制毛刷轻轻旋转刮取宫颈表面的分泌物和细胞,在显微镜下查找癌变或不典型细胞;(2)电子阴道镜检查,电子阴道镜可以将宫颈黏膜放大40倍,在阴道镜下取活体组织检查对子宫颈癌和癌前病变的早期发现和诊断有重要价值;(3)高危HPV检测捕获早期宫颈癌,这是近年来医学界公认的一种快速、有效的检测方法,可使子宫颈癌检出率达99%以上。据报道,美国每年有CIN1的新患者约100万,CIN2或3的新患者约50万,英格兰报告每年有2万多CIN3患者,这应归功于子宫颈癌早期筛查的实施。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表示,HPV DNA检测可以作为子宫颈癌的初筛手段,目前我国也在采用这种方法筛查子宫颈癌。
    再次,即使已经发现子宫颈癌前病变或已确诊为子宫颈癌早期,通过各种治疗手段也可以实现临床治愈。现在的治疗水平不但可保证去除病变,而且可以保留患者的内分泌、性功能和生育功能,改善生存质量。资料显示,CIN1患者有接近60%的自然逆转的机会,如果病灶不大,只须密切随访或物理治疗;对CIN2/3患者通过局部切除法治疗也可以达到满意疗效。但是如果错过早期治疗,到达病变晚期或发生并发症,死亡就不可避免,而且患者的生存质量会极大下降。在清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妇产科中心,我们已经治愈了很多早、中期患者,也有一些患者晚期才来就诊,这些疑难病例的治疗极为困难,但我们也开展对晚期、复发患者的挽救治疗。
{NextPage}
目标:开展全国范围的子宫颈癌筛查研究
    《医师报》:目前我国子宫颈癌筛查工作开展情况如何?
    曹泽毅教授:2007年我国宫颈癌防治工程推出全国宫颈癌筛查,筛查起始时间为20岁,高危人群均应适当提前,中止时间为65岁。筛查间隔是一年一次;如果连续2次正常,延长间隔至3年;如果连续2次HPV阴性,可延长间隔至5~8年。筛查方案是进行TCT、HPV检测。

    《医师报》:我国这方面的研究工作进展得如何?
    曹泽毅教授:我从事多年妇科肿瘤的学术与临床研究工作,但是最遗憾的就是迄今我国子宫颈癌的发病情况尚不清楚,这给子宫颈癌的防治工作带来很多困难。子宫颈癌的流行病学调研为何如此重要?这是因为其与子宫颈癌的预防策略息息相关。
    首先我们不了解中国妇女HPV感染的亚型。如研究已经证实HPV16基因变异型致癌能力不同,有资料显示HPV16、18在我国是高危型,但是目前我们还不清楚全国的情况。比如我们在厦门调查结果显示,35、38型是除16型之外的主要类型,其次中国妇女子宫颈癌的发病率尚不清楚。现在我们所能了解到的数据,如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的发病率都是由几家大医院分别调查的局部地区结果,但这不是中国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果。
 作为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分会的主任委员,在与国际同行交流时,我无法拿出数据来。我甚至曾经遇到这样的事情——韩国人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妇科肿瘤发病情况的研究报告。可以这样说,子宫颈癌的病因已知,并且已经研制出可预防疾病发生的疫苗。许多国家正在开始应用疫苗防治子宫颈癌,但我国还做不到这一点,这需要了解全国各地区HPV感染型别才能确定应用哪种疫苗。
    普查是一项关乎全社会妇女健康的问题,应该由政府出钱,要知道每位女性居民完成子宫颈癌的普查只需要200多元,但子宫颈癌的治疗费用则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最近几年我们一直在开展中国子宫颈癌的普查工作,计划在全国开展60万妇女的随机抽样调查。第一步是在2年内先普查60万妇女,第二步后续每年普查1000万,计划连续10年普查1亿。现在前期的试点工作已经结束,并且效果不错,仅厦门一地就已经筛查了5000名妇女,初步结果与我们预测的相近,但只有把全部的数据调查清楚才能了解我国子宫颈癌发病的确切情况。

    《医师报》:这项工作开展中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曹泽毅教授:现在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学分会已经找到了愿意资助普查所需医疗耗材的企业,有望提供相关诊疗设备,但目前我们遇到最大的困难时普查人员的经费,如旅差费、一次性手套费、窥阴器费、住宿费、劳务费等运作经费。
   我一直坚信普查工作能够显著降低子宫颈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这个项目的经费大约需要6000万元人民币,看起来金额较大,但与子宫颈癌的治疗费用相比,实际上是大大降低了治疗成本。因为这不仅使妇女受惠,更有利于家庭和社会的稳定尽管这条路很艰辛,但我希望通过媒体等各方面的呼吁和支持,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开展、完成,而能够实现这一愿望是我毕生最大的目标。

 
 
发表评论:
载入中...